• 周三. 4 月 24th, 2024

投稿资讯中药材全面涨价原因解读

admin

8 月 5, 2023

据有关机构统计显示,自今年春节以来,有超过200个常规中药材品种年涨幅超过50%,100个常规品种年涨幅超过100%。以云南地产药材为例,涨幅超过50%的主要品种就有白及、重楼、砂仁、秦艽,当归、胖大海、补骨脂、僵蚕、附子、川乌等品种;涨幅低于50%的品种有何首乌、余甘子等品种。

2023年1至6月末所发生的中药材全面涨价事件,引起全国中药材行业内外的高度关注,各种解读层出不穷,笔者尝试从另外的角度来剖析导致这次涨价的一些原因,抛砖引玉之时,更希望引起社会各阶层人士的重视,以利于中药材行业的健康发展。

疫情过后,国家采取了积极经济政策以提振经济,但是,三年的疫情,让整个国民经济大伤元气,特别是老百姓普遍花光了积蓄,对疫情之下收入萎缩的窘境心有余悸,虽然疫情过去了,社会管理秩序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但疫情给中国人上了生动一课,就是要在平时做好积蓄准备以防不测,且不可超前消费,兜里没钱的日子不好过!消费观念的变化,使许多行业呈现出需求疲软的趋势。

为了推动经济早日复苏,各地纷纷出台针对房地产、新能源汽车、旅游等行业的刺激政策,但收效显微。虎视眈眈的大量民间资本对各行各业搜寻了一个底朝天,发现仅有中药材行业蕴藏着快速发财的机会。

中药材是中医药和大健康产业的基础,其特点是品种多,多数品种的市场交易量都比较小,容易被资本囤积,进而实现市场价格的操作。

从2月初开始,民间资本不断涌入中药材行业,一些曾经有过高价历史的品种率先成为资本追逐的目标,到后期,进入中药材行业的资本出现过剩,部分价格长期处于平稳状态的品种和已经明显供大于求的品种也被贪婪的资本选中,例如三七、重楼、茯苓等等。

追根溯源,宏观经济低迷、大宗商品的购买力严重下降,促使众多寻找投向的短线资本不得不选择了相对稳健的中药材。

任何物资的涨价除了真实的供求矛盾之外,最主要的外力来自于社会性虚构需求,即所谓的泡沫需求,很多投机者为了实现囤货居奇、狠赚一把的目的,往往利用各种手段进行虚假信息的炒作,以期抬高被炒产品的人气,吸引大量投机资本进入,不断推动价格上涨。

2023年上半年的中药材全面上涨,暴露出我国经济结构依然还有诸多矛盾没有解决,各部门相继出台的政策措施还有不足,依然没有发挥出积极效应。

首先,经过几年的供给侧改革,我国部分传统产业得到了根本性的升级改造,高新技术产业蓬勃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然而,在对传统产能过剩产业进行淘汰改造时,被淘汰的无数的高能耗传统加工业主,他们手里握有巨量的资金,这些人在没有高新技术成果眷顾、政策积极引导的情况下,就成为了潜在的资本“盲流”,具有较大的流动性和游击性。除了赚钱,漫无目的,对刚刚经过疫情扫荡的宏观经济来说,就成为了拥有极大冲击力的资本力量,令人遗憾的是,这股以无数人形成的资本“盲流”游荡在资本监管部门的视野之外,无法进行有效监管。

其次,2000年以来,我国中产阶层茁壮成长,这当中的一部分人尽管掌握着大量资金,但他们多数采用个人化投资,少部分采用报团取暖的方式拉帮结伙进行投资。主要方式都是生意人惯用的短平快模式。很长时间内,有关部门忽视了这部分中产阶层,这部分群体没有被宏观政策重视过,他们通过资本投机获得回报,不需要考虑就业、税收等问题,从经济监管的角度看,他们的投机行为往往游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缘,从政策杠杆设计的预期效应看,许多政策无法实现资本分流、促进创业、扩大就业、提高普通群众收入的目的,从而导致趋利性较重的社会闲散资本扎堆在宏观经济的某一个薄弱点上,引发某类物资的价格剧烈波动。

中药材产业是在2010年前后驶入发展的快车道,2016年之后,随着精准脱贫发展战略的全面实施,中药材种植业跨入时代。据报道,2020年末,全国中药材种植面积达到8938.95万亩(含野生抚育),而2014年种植面积仅为3990万余亩。

统计数据不一定准确,但只要是从事中药材种植、经营的人员,都会有一个共识:既最近几年的药材比往年多了,为什么多了?不外乎就是政策与资本两轮驱动的结果。

政策层面,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战略让广大农村,尤其是高寒山区,迎来了中药材疯狂种植发展的黄金时代。

问题来了,在种植出来的药材越来越多的背景下,许多品种已经是严重供大于求的状态,今年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全面涨价?笔者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药材产业多年失衡发展。

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除去应用于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的药材和药食同源的康养性药材,板块的药材需求增长缓慢,在刚性需求乏力的前提下,各地政府部门和有关组织、企业借着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的政策东风,不顾市场实际,疯狂发展中药材种植,最终多数种植户收益低下,甚至血本无归。

2010年至2022年十三年的时间,云南省先后上演过石斛、玛卡、重楼、辣木、附子、金铁锁、紫金龙、雪上一支蒿、白及、百部、滇黄精、金果榄、山慈菇等十余个高开低走的种植好戏,每一个品种都像一阵飓风,把老百姓辛苦积攒的财富掠夺一空,然后财富集中到幕后一贯高价炒作经营种子种苗的少数人手中,这些人继而又把这些可以撬动市场的资本不断反复投向中药材产业,形成恶性循环。

其实,今年上半年的中药材全面涨价,掀起狂风巨浪的资本更多来自于中药材产业界内,一方面是全国各地市场数以万计的经销商的非流动性资本,另一方面是披着生物医药外衣的某些上市公司和现金流充足的非上市药企,监管的缺失,让这些企业可以打着市场自由、经营自由的幌子,肆意搅动中药材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产业。

平心而论,这一轮中药材全面涨价,原因复杂,既有资本缘故,也有市场原因,还有中药材产业自身失衡发展的因素,一些品种还存在供应不足的情况。然而,主流是宏观经济发展到该阶段各种矛盾叠加的结果,这个结果对中药材行业的冲击和影响将是2007年中药材信息化之后最严重和最深远的,它究竟对当下的中药材经营模式、发展理念将带来那些颠覆性的改变,笔者将在《中药材全面涨价对未来的改变》一文中为你呈现。

(声明:本文由赵辉 供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天地网平台观点,仅供业内同行交流,本文已授权中药材天地网刊发)

声明:本文是中药材天地网原创资讯,享有著作权及相关知识产权,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个人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进行发布,违者必究!

“这是还没有被利用的巨大机会。”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德国中医药专家、汉堡大学附属埃彭多夫医院汉萨美安中医中心(HanseMerkurCenterforTCMattheUniversity…

《财富》发布2023年世界500强排行榜。在榜企业的营业收入总和约为41万亿美元,比上年上涨8.4%,进入排行榜的门槛(最低销售收入)也从286亿美元升至309亿美元。01、医药行业相关表单及排…

近期在APECRHSC(监管协同技术委员会)中,日本与韩国先后开办了传统医学中药材(herbmedicine)质量管理培训,并在积极推进中药材的标准化工作。日韩在中药材标准化中开始提出中药材种植…

7月28日晚,曾经的“东北参王”紫鑫药业(*ST紫鑫)在接获事先告知书一个多月后,收到了深交所的正式终止上市决定书。中国基金报记者注意到,退市的紫鑫药业总资产仍高达百亿,净资产接近14亿元,这在…

新时代,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振兴发展中医药事业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出台一系列国家政策法规,指引了中医药发展方向。《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