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桉树

admin

9 月 29, 2023 #苗木百科

综合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所、西南林学院、国家林业局、中央电视台等众多专家学者和媒体单位的意见和客观报道,桉树规模化种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桉树是“肥料泵”

桉树对土壤肥料和养分的需求量很大。 种植桉树的地方,土地的肥力会下降,甚至枯竭。 原有植被因得不到足够的肥料和养分而遭到严重破坏,造成土地退化,水土保持条件恶化,土地变得贫瘠。 ,那么引入的其他植物将根本无法生存。 土壤强度侵蚀比例逐年增加,滑坡、洪涝灾害日益增多。

2.桉树是“树王”

桉树对当地土生土长、土生土长的物种有很大的抑制作用。 当它生长的时候,其他物种就无法生长,会慢慢萎缩。 最终,桉树林将光秃秃的,地上没有任何草和灌木(比如家乡俗称的泥树、乳根、鸡藤等)。 金银花等),还有无小树和各种中草药。 其他物种无法与它一起生存。 本地物种数量减少和退化。 植物种类极其单一,无法为大多数动物提供食物或合适的栖息地。 森林动物非常稀有,甚至已经灭绝。 生物多样性水平极低。 生物食物链被打破。 生态十分脆弱,自然资源匮乏。 防治敌对害虫,容易被害虫侵染,造成大面积危害。 砍伐天然林,种植大面积的人工林,树种单一、树龄相近、人工林非常茂密,会导致“绿色沙漠”; 干燥,容易着火; 小气候也会导致严重的生态危机。 生态将遭受颠覆性破坏,且难以恢复。 而且不一定会在两三年内显现出来。

3、用在桉树上的化学产品毒性很大,作用持久,桉树气体有刺激性和毒性作用。

种植桉树时,会使用某些剧毒且持久的化学产品。 这些产品一旦施入土地,将难以去除,并对水质造成极大污染。 饮用这些产品会对人类和动物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此外,桉树散发的气味对人体有刺激性和毒性,会威胁当地民众的健康。

问题一:桉树是“水泵”,会吸水造成干旱。

这是关于桉树最常见的问题:由于桉树蒸腾量大,导致地下水大幅下降,地下水就像“水泵”一样,造成土地干旱和水源枯竭。 对此,科学研究结果证明,桉树的水分利用效率与其他针叶树相比是相当高的。 桉树林在涵养水源、保持水土、调节气候等方面的作用并不亚于其他树种。 大量的田间观察实验也表明,桉树并不会直接造成干旱。 科学家贝利等人历时八年收集的数据也表明,桉树林中的大部分水分已渗透到土壤中,可以有效地保水保土。

问题二:桉树是“肥料吸盘”,会造成“土地流失”

很多去过桉树林或者自己种过桉树的人都表示,桉树对土壤肥料和养分的需求量很大。 任何种植桉树的土地的肥力都已经下降甚至干涸。 其他类型的桉树被引入到种植桉树的土壤中。 植物根本无法生存。 在中国,多年从事桉树研究的科学家白家宇测量了桉树的养分吸收情况,发现桉树比其他热带树种具有更高效地利用养分的能力; 在国外,科学家利亚尼也对桉树林的土壤进行了观察,发现桉树在经历了快速生长期后,期间吸收的养分又回到了土壤中。 事实上,“抽水机”、“抽肥机”等负面影响大多只发生在造林初期(前8-10年)。 此后,桉树的蓄水蓄肥功能就会逐渐显现出来。

问题三:桉树是“王树”,会抑制其他树种的生长

有人指出,桉树对当地土生土长的本土物种具有极大的抑制作用,其他物种无法与其生存。 确实,根据科学常识,外来物种确实可能对本土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但科学研究也发现,几乎所有有害的外来植物都是草本植物,而桉树作为树木,其生态危害尚未得到真正证实。 此外,有些树种对其他树种的树液或腐烂的叶子敏感,这也是自然界的正常现象。 这一点曾在广东雷州半岛进行过调查,结果也表明当地森林植物的多样性并没有因为桉树的种植而减少。

讨论机制不完善 环保组织成代言人

此后,桉树的“危害”不断被放大,“绿色和平”的报告和数据被众多“科普作家”、公众人物、媒体广泛引用。 最新的版本是西南地区严重干旱的“桉树干旱”。

在桉树大面积种植的云南,政府很快就这一传闻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桉树和橡胶林造成了干旱。 人民日报还刊登了对一位官方林业学者的采访,以澄清疑虑。

一方面有习惯于揭露问题的环保组织和媒体的质疑,另一方面也有坐在桉树上的政府和官方学者专家。 即使这些环保组织和媒体的质疑缺乏实地调查、科学证伪的态度,甚至只是一个观点,但民众心中的天平自然会向民间一方倾斜。 但最终,“绿色和平”的报告,或者说公众的理解,在民间组织和媒体的不断讨论中,将原本对人类行为的审视归咎于自然物种的存在。

植物培养

桉树是桃金娘科桉树属植物的统称。 它可能起源于白垩纪末期,因为在始新世和早中新世就有斜脉的物种。 其原始类型具有中生代体系的结构特征。 其演化主要是在澳大利亚响应地质历史的变化而进行的,同时也取决于其对干旱、干旱和半干旱条件的适应。 它主要是旱生植物,但也有中生植物和喜冰植物。

桉树对干旱条件的适应导致了一系列形态和解剖结构的形成。 最早的适应类型之一是在叶子上形成树胶、毛发或刚毛,但当干旱加剧时,这种保护不是很有效,因此,除了少数情况外,仅在植物的年轻发育阶段保留,以及后期阶段。 它在表皮上形成蜡层。 生长在山区和干旱地区的桉树,其幼嫩和成熟的叶子、树枝、有时甚至是树干上都有蓝灰色的蜡层。 在其现代发展阶段,桉树的角质层已经变厚,使其能够最安全地适应干燥条件。 应该说,桉树的再生性状都是在中生代进化线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澳大利亚北部潮湿地区的各种树种,以及东南部和塔斯马尼亚州潮湿沿海和潮湿山区的许多树木,应归类为中生植物。 喜冰进化线是适应山地寒冷生态的进化线。 它包括一些生长在澳大利亚中部干旱地区的物种。 该地区的生活条件是昼夜温差剧烈,经常出现白天气温高(热)、夜间气温低的情况。 在低温(严寒)下,这里的桉树的进化本质上是退化,其进化过程是乔木-亚乔木-小乔木-灌木。

1982年,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考察队古植物组在川西海拔3700米的理塘县始新世晚期地层中采集到桉树化石标本40余件。 这些化石含有桉树叶的痕迹。 化石,以及水果和芽化石。 该化石初步鉴定为Eucalyptus Relu,与国内的细叶桉和赤桉相似。

十多年前,在西藏日喀则地区和井冈底斯山脉发现了狭叶桉化石。 从植物地理学的角度可以想象,距今4~50亿年前的始新世晚期,川西和西藏地区分布着大面积的常绿阔叶桉林。 当时,上述地区气候温暖、干燥、炎热。 非常适合桉树的生长。 后来,大约数百万年前,强烈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导致四川西部和西藏地壳上升。 桉树植物无法适应高山气候而消失。 适宜的桉树逐渐南移,经马来西亚到达大洋洲,甚至澳大利亚现在也是桉树植物的主要集散地。

这些在中国始新世晚期地层中发现的化石,比在澳大利亚渐新世地层中发现的最早记录的桉树化石要早约1000万年。 这对人们长期以来认为桉树植物起源于澳大利亚的观点产生了怀疑。 它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为确立地质年代和研究古地理、古植被、古气候提供了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