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让每一道河湖都流淌着幸福

admin

11 月 8, 2023 #苗木种植

秋到元荡,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岸边粉黛乱子草、芦苇花在微风中摇曳,绝美的自然风光令人流连忘返。元荡,位于苏州市吴江区和上海市青浦区交界处,是《江苏省湖泊保护名录》中的湖泊之一。近日,元荡通过验收,成为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首个“示范幸福河湖”。

水,是江苏大地自古繁华锦绣、密密交织的生命源流。元荡之美,是我省全域推进幸福河湖建设的一例典范。近年来,江苏在全国率先全域推进幸福河湖建设,目前,全省建成省级幸福河湖315条(个)。江苏是怎样建设幸福河湖的?在此过程中解决了哪些难题?连日来,记者走访多地,观河湖之变,探寻我省全域推进幸福河湖建设的“高分秘籍”。

“曲城南下有丹山,掩映平湖杳莫攀”。句容是一座山水之城,这里江河纵横,水网密布。城内,万家河穿城而过,河水碧波荡漾,岸边绿植错落有致,景观优美宜人。凑近看,水体清澈见底,水面下形成了一片“水下森林”,沉水植物们在微波中舞蹈。“这里原来就是一条臭水沟,现在河水清了,空气清新,每一处风景都让人看着心里舒坦。”市民赵承正告诉记者,自己早晚都要来遛弯。

万家河是句容城区东南片区重要水系之一,属于镇级河道,曾经由于宽度深浅不一,杂草丛生,淤塞严重,水质常年处于劣Ⅴ类。谈及“龙须沟”如何重获新生,华阳街道建设局工作人员刘晓表示,万家河的清澈水体,要归功于食藻虫引导水体生态修复技术。“从2019年开始,华阳街道启动对万家河的生态修复工作。与传统水环境治理方式不同,该技术以‘一虫、一草、一系统’为核心,构建起‘食藻虫—沉水植物—水生动物—微生物群落’共生系统,在万家河里建造了一个‘水下森林’生态系统,实现了水体水质改善和景观提升。”

美丽蜕变不仅仅出现在万家河。徐州河网交错、水系复杂,其中,新沂地处沂沭泗中下游,境内有“四河一湖”。沭河是“母亲河”,也是生态走廊,蜿蜒穿过新沂市区,自北向南将城区分为东西两部分。曾经,沿岸垃圾遍地、河水污浊。

“2008年开始,新沂投入了30亿元,统筹水务、住建、园林等多方资源,分阶段分年度制定实施方案。”新沂市水务局周柒表示,当地以“拆违控违、截污纳管、内源治理、疏浚活水、生态修复、长效管护”为重点,对以沭河城区段为主体的城区水环境进行综合治理,将提升水质和防洪排涝相结合、消除污染与生态修复相结合,区域水环境面貌和质量持续稳定向好。

如今,沭河沿线逐渐建成了沭河之星、沭河之光、沭河之晨、沭河之韵、钟吾公园等一批开放式公园,沿线科学布局了科技馆、水文博物馆等科普教育场馆,串珠成链,绘就美丽河湖的画卷,成为周边居民的休闲好去处。

记者从省水利厅获悉,目前,全省建成省级幸福河湖315条(个),86.7%的重点河湖生态良好。根据幸福河湖建设目标,力争到2025年,城市建成区的河湖都成为幸福河湖;2035年全省河湖总体建成幸福河湖,全域打造“水清岸绿、鱼翔浅底、文昌人和”的美丽新江苏。

由于行政区划分,一条河的上下游、左右岸可能跨越不同省、市、县,治理步伐不一致的问题如何破解?元荡,不仅是“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最新样本,也是我省河湖跨界治理的“教科书”。

元荡位于苏州市吴江区和上海市青浦区交界处,原是淀山湖的一个湖湾,后因芦滩封淤而成为淀山湖的一个子湖。曾经,交界处意味着“三不管”。元荡被毛竹和网片分割开来,4公里长的网障纵贯南北,沿岸交通阻隔、杂草丛生。由于归属不同,沪苏两地在环境治理方面存在责任划分不明晰等问题,水质曾常年停留在劣Ⅴ类。2020年,吴江区和青浦区通过实施水岸综合治理、跨界协同治理、“生态+”新经济植入,联合开展元荡幸福河湖建设,实现了河湖基本功能全面恢复,生态空间基本修复,水环境质量有效改善,管护机制提质增效。

实际上,跨界治理的案例在江苏比比皆是。在徐州铜山区与安徽宿州萧县的交界处,故黄河干流宛若一条碧绿的玉带横穿两省,两岸田野如同玉带上的翠绿宝石,漂亮的民居点缀在玉带与宝石之间,构成了一幅如诗如画的生态画卷。

“跨界水体的治理和保护一直是水生态治理的重要环节。然而,管河治水最难的是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之间的协作联动,常常由于自唱‘独角戏’,导致河流治理管护不到位。”铜山区河长办主任军介绍,为保护河流、建设幸福河湖,2021年铜山、萧县两地聚焦治理难题共同发力,签订了跨省界河流共联共治合作协议,设置“五联机制”,常态化开展联合巡查、联合保洁、联合治理、联合执法、联合监测。故黄河成了水清岸绿的生态河,也成了两地的友谊河。

为实施跨地区河湖治理,徐州持续完善跨界河湖共治共享顶层设计,与山东济宁签署跨界河湖管理保护沟通联系协议,与山东济宁微山县在全国率先建立边界河湖治理联动机制,为破解省际边界插花地段河湖治理难题展开了有效探索;与宿迁市联合制定省内首个环保立法协作项目“骆马湖水环境保护条例”。截至目前,徐州全市县、镇已签订跨界河湖共治协议86件,实现市县镇河道全覆盖,设立8个跨县界和4个共考市级断面,上下游治河护河责任更加明晰。

河湖管理,三分靠整,七分靠管。江苏以河湖长制为抓手,在全国率先全域推进幸福河湖建设,持续改善全省河湖面貌。

“句容在河湖长制的基础上,创新设立了‘排口长制’。”刘晓说,万家河等街道辖区内的6条河道每个排口都设有一名“排口长”,并在每个排口处设置醒目公示牌,“排口长”负责河道排口的日常管理和保护工作,每周至少一次进行巡查并形成记录,开展溯源分析等。

在连云港有这样一群与众不同的“河长”。沿东盐河而建的河滨公园,河面碧波荡漾,河岸绿植繁茂。傍晚时分,一群系着红领巾、佩戴红袖章的“红领巾小河长”出现在岸边,他们自觉地沿河捡拾白色垃圾、枯枝落叶,记录着河水的变化,并向来往行人分发珍惜水资源的倡议书。连云港师专三附小五年级的吴旻泽是连云港红领巾小河长之一,他告诉记者,他家住在沿东盐河边,以前河面上经常漂满各种垃圾,渐渐地河水变臭,到了夏天尤为严重。现在河水变清了,处处鸟语花香。看到如今的变化,他自豪地说:“建设幸福河湖,我也出了一份力!”

伴随着江苏各地掀起全民治水、护水热潮,越来越多的民间河湖长活跃在治水一线,连云港市赣榆区班庄镇欢墩埠村党支部王恒帅就是其中之一。“曾经石梁河库区沿岸线多艘采砂船舶在水面穿梭轰鸣,养殖网箱覆盖大部分水面,周边环境十分糟糕。”他说,石梁河水库实施全面综合治理后,他与村里专职巡查队员常态化巡河,见证了库区的蜕变过程。“每天安排四组人巡逻,中午两组、下午两组,晚上有一个机动巡逻。通过我们民间河长的巡护,现在私自采砂的没有了,非法捕捞的也没有了。”

“石梁河水库是江苏最大的水库,也是支撑连云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水源。在各级河长的协同治理下,目前,石梁河库区复绿380万平方米,栽植40万株苗木,恢复河口湿地110万平方米,库区面貌得到显著改善,已经成为当地市民假日休闲的新去处。”连云港市石梁河水库管理处副主任张圣文说,“接下来,我们将借助石梁河水库的生态优势,把它变为乡村振兴发展的红利,继续和沿线的乡镇通过共管共治,把我们的水保护得更好,让天更蓝、水更绿。”

近年来,江苏聚力推进“每条河流都要有河长”,全面建成河湖长制,如今5.7万名河长承担起治水责任,已经成为江苏河湖治理保护的主力军。下一步,江苏还将制定河湖问题清单、责任清单、项目清单,推进各级河湖长履职尽责,提高河湖治理管护质量,创造幸福河湖建设的江苏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