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是《女医明妃传》还是《东阿阿胶传》?

admin

11 月 19, 2023 #药材资讯

一部《女医·明妃传》捧红了众多明星,也同样捧红了一味中药——东阿阿胶。剧中的老人过寿,要送东阿阿胶,药方里少不了东阿阿胶,甚至是结婚的嫁妆也少不了东阿阿胶,那么到底这东阿阿胶有什么过人之处,让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如此向往呢?赶快来了解一下吧!

古有四大美女令人神往,今有万般雕琢修饰容颜。自古以来,不论男女老幼,对于美的追求可以说从未停歇。即使是天生丽质的佳人也需要后天的不断滋养,而食疗则当之无愧成为最为理想的方式。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在《秋夜梧桐雨之锦上花》中有“阿胶一碗,芝麻一盏……润了青春,保了天年……”,道出了阿胶的美容养颜功效,可见阿胶作为一味补虚佳品,沿用千年,盛誉不绝。而当阿胶遇上大枣,便产生了一种为我们所熟知的美味零食,阿胶枣。

上等的阿胶枣呈现半透明状,这源于阿胶、大枣与黄酒、红糖间的精准配比,故又名“水晶枣”。小巧玲珑的大枣外包裹着甜而不腻的阿胶浆,望之娇艳欲滴,入口细腻温润,唇齿留香。阿胶枣制作简单,价格适中,超市即可买到。适量的阿胶既具补益作用却又温润含蓄,食用并没有季节时令之分,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也不会造成补益过度、郁而化火,因而倍受大众的青睐。

大枣无疑是再熟悉不过的果品,故而无需多言,阿胶却并非人尽皆知它的来历。相传唐朝时,阿桥镇上有一位名为“阿桥”的女子,产后气血亏虚,原想吃些驴肉来补养,奈何伙计竟阴差阳错地端上了一碗驴皮汤冻。阿桥食用了这驴皮汤冻后竟然面色渐渐红润,精神大为好转。此后经过多次尝试,“驴皮胶”是产妇良药、能大补气血的名声便在百姓中传扬开来。其后“驴皮胶”的声名传到了皇帝那里,被作为贡品进贡给唐太宗,正所谓“岁常煮胶以贡天府”。

驴皮胶即今天所说的“阿胶”,其与人参、鹿茸被誉为中药“三宝”。使其声名鹊起的还当提及慈禧太后与阿胶一段为世人称道的不解之缘。

清朝咸丰皇帝晚年无子,慈禧怀孕时患“血证”,御医多方医治无效。当时家居山东东阿的户部侍郎陈宗为推荐用山东东阿邓氏树德堂所产的阿胶。慈禧服用以后血证治愈并足月产下一男孩,即后来登基的同治皇帝。这一事件不但成就了山东东阿阿胶特别是邓氏树德堂所产阿胶之美名,而且令权倾朝野、垂帘听政近半个世纪之久的慈禧对阿胶钟爱不舍,久服不弃。慈禧到了垂暮之年依然皮肤细腻润泽,丝毫不露垂老之色,无疑与她常年服用阿胶有关。

记载中提到的“血证”,是中医的一个病证名,范围较为广泛,主要指血分病证,包括血虚、出血与瘀血。显然,慈禧怀孕时期的血证不是瘀血,而是以出血为主要表现,类似于现代医学中所讲的“先兆流产”,且往往伴随有血虚现象。阿胶既能补血又能止血,对于出血和血虚病证都有很好的疗效,可谓一箭双雕,标本兼治。

阿胶作为位药用最早记载于《神农本草经》。最初是以牛皮制作,其后人们还尝试过使用猪皮、马皮等制胶。直到唐朝,人们最终发现驴皮配合阿井之水制成的皮胶功效最佳,这才改用驴皮并沿用至今。作为血肉有情之品,阿胶必然具有滋补之性,而以膏剂入药更是增强了它滋腻补益的功效。中医认为阿胶性味甘平,归于肺、肝、肾经,具有补血、止血、滋阴润燥的功能,可用于一切血虚、出血以及阴虚病证。在以下应用方面,阿胶的功用更为突出:

美容养颜、润肤泽发。美容是一个很大的命题,并不局限于面容的娇美上,皮肤、毛发、面色、面容、形体等都是美容的范畴。不论是面色的红润,还是肌肤毛发的润泽,亦或是精神状态的饱满,都有赖于血液的滋养。面部的血管丰富而表浅,如果血液充足,运行顺畅,自然面色红润,相反则会面色萎黄甚至苍白,谓之“贫血面容”。同样,毛发是否茂密、柔软、润泽与血的滋养关系最为密切,中医中素有“发为血之余”之说。如血虚,毛发缺少滋养,自然会出现头发稀疏、白发、枯发的现象。所以,对于毛发疾患补血是必须的。肌肤是否有弹性,润滑更是取决于能否得到足够的阴液、血液的滋养。一些出血、或吐泻过度而损耗津液的病人,往往出现肌肤松弛、缺少弹性等现象,原因就在于阴血亏损,肌肤得不到起码的滋养润滑所致。对此只有滋养阴液、补充血液才能从根本上改善。因此,无论是面容、面色,还是毛发、肌肤,如血虚阴亏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只有养阴补血才可能改善。阿胶自古以来就是美容的要药与专药,而且在现代越来越引起重视,原因就在于其性质平和,既滋补又滋润,滋阴补血作用强大而持久。

调经保胎。慈禧与阿胶结缘源于其保胎之效。在中医里有“女子以肝为先天、以血为用”之说,实则是说女子的生理特性(经、带、胎、产)与肝和血的关系最为密切。阿胶主入血分,归于肝经,善治血证,既补血又止血,所以非常适合女性使用。利用其补血之效,可以治疗血虚所导致的月经不调、胎动不安以及产后失血等证;用其止血之效,则能治疗月经过多、崩漏(类似于功能性子宫出血)、胎漏下血(习惯性流产、先兆流产)等。

补血安神、养阴除烦。医圣张仲景十分注重阿胶在失眠病证中的应用。失眠的原因从中医角度来看属于“阳不入阴”,而造成阳不入阴的原因主要与心肾关系最密切。无论是肾阴不足还是心血亏虚,都会导致阳不入阴、心神失养而引起失眠。对此,在治疗上必须滋肾阴、补心血、安心神。阿胶虽不归心经,但其通过滋补肾阴而交通心肾,滋补阴血而安神。同时,正因其入肾滋阴,故亦可育阴除烦,用于治疗阴液亏虚所导致的五心烦热。

润肺止咳。外感引起的咳嗽不宜使用阿胶等补益类药物,以防外邪羁留不去而无法痊愈。对于肺阴不足所导致的虚劳喘咳、气短乏力以及燥邪伤肺之咳喘则须另当别论。阿胶入肺经,质地滋润,能滋阴润肺,配以化痰止咳之品,则可标本兼治。

润肠通便。阿胶善于滋养阴血而润燥,故主要用于产后、术后的血虚便秘以及老年人习惯性便秘,通常也会配伍润肠通便的药物以增强疗效。

应当指出的是,阿胶的功用主要取其滋补润滑,但也是这个特性使其不能用于一些大便稀溏、久泻久痢患者的治疗。同时因其滋腻,对脾胃的运化功能有一定的妨碍,因此脾胃虚弱不思饮食、舌苔厚腻、湿重者也当慎用。

阿胶,因其驻颜补虚的功效逐渐被人们所熟识,也正是由于人们对美食与健康的执着追求,才促生了如“阿胶枣”这般秀外慧中的零食。中医所讲究的“圣人治未病”思想不仅深深印刻在医生的心里,更广泛体现于普通百姓的日常饮食当中。

本文选自《药缘文化——中药与文化的交融》,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杨柏灿主编,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