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8th, 2024

安徽亳州药材掺假现象较多 某制药公司CEO坦言我不会买

admin

11 月 20, 2023 #药材资讯

“你要去亳州参加药博会吗?” 火车下铺的一位亳州人听说我们十几个人要去亳州,问道。 听到我们肯定的回答,他笑了。 来亳州的人十之八九都是为了买中药材。

我们行业药材行业有知名度的大型药企老总有七八位,他们都是第一次来亳州。 亳州市,安徽省淮北市下属地级市,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 以古井贡酒和中药材交易市场而闻名。 近十年来,亳州中药材市场规模远远超过河北安国、江西樟树、成都五代石等地,成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和交易市场。 然而,在金光闪闪的“药都”、芳香四溢的药园背后,亳州中医却有着令人心碎的另一面。

9月9日是国际(亳州)中医药博览会暨全国(亳州)中医药博览会。 上午9点不到,中国亳州中药材交易中心外的广场上已经人头攒动。 糖果制造商、杂技演员、服装销售商等商人都想利用中药材市场来吸引顾客。 穿过广场,正前方就是著名的贸易中心。

“党参卖便宜,这里还有红花……”随处可见商贩的叫卖声。

交易大厅被一条大通道分为左右两侧。 和菜农一样,药材商也有自己的摊位。 水泥摊上堆放着一筐筐的人参、厚朴、大袋的红花等药材。 由于水泥台面面积有限,不少摊主将药材堆放在过道上,以便买家一目了然。 “人参又白又直,我便宜点给你。” 摊主带着浓重的淮北口音说道。

“你们有GMP生产许可证吗?” 记者问道。

“是的,当然有,不然我们就进不了市场了。” 商人说道。

“可惜了,这些人参都被硫磺熏过了。” ​​国内某知名人参企业的CEO低声说道:“药材就这样浪费了。” 他指出,为了取悦买家,不少厂家用硫磺熏蒸人参,使人参看起来洁白洁净。 但这种操作严重违反了中药材炮制规范,大大降低了药物的功效。

常见的药材在大堂都有,珍贵的中药材则有自己的专卖店。

在一家标有冬虫夏草的专卖店里,不同等级的冬虫夏草价格每公斤在3万至15万元不等。 “这个款式很好,纯天然,9万元。” 店主说道。

一家虫草公司的老板抓起一把,在太阳下仔细观察。 店老板跟在她身后说道:“姐姐,如果你觉得好的话,我可以便宜点。”

老板摇了摇头,走出店门后指出,虫草不是天然的,而是后期制作得非常漂亮。 “在虫草的生长过程中放入细丝,使它们生长成直线形状。” “如果按照市场价格计算,我们要花3万到4万元。”她说。

这些国内知名企业的老总都空手而归。

“亳州的名声一直不好,我们不去亳州进货,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以后再也不会从这里买药材了,掺假的东西太多了。”

“亳州的药材这么便宜,简直就是假货。”

“你千万别买,来自多伦多、温哥华等地的标有洋参片的西洋参片,都是中国产的,而且价格虚高。”

……

“我很难过,制作饮片是一项又脏又苦又累的工作,正规厂家采购成本高,人力、财力、物力投入大。我们严格按正规方式生产,别人却在制假” “我们的产品比我们便宜十倍,为了抢占市场,价格很高。我们只能在国外市场做。” 上海一家中药饮片公司的CEO告诉记者。

遗憾之中,记者了解到,亳州中药材市场假货泛滥已不再是秘密。 一位业内专家在中国中药饮片创新发展论坛上指出,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乱象问题由来已久,且“时断时续”反复出现。 以假冒中药材为例。 过去用佛手瓜当佛手,用红砖粉当朱砂。 以非法销售饮片为例,自1996年市场建立以来,这一问题一直存在。

他提出了自己的三个问题:

“亳州怎么可能有38家通过GMP认证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

“既然交易中心的经营者都是合格的,为什么很多药材不符合加工标准呢?”

“亳州这种不利于道地药材生长的种植模式能走多远?”

相关数据显示,亳州市中药材种植面积超过70万亩,约占全国的1/10; 通过GMP认证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38家,占全国通过认证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总数的1/4; 中药饮片年产量近20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的1/4; 有进出口实绩的饮片企业17家,进出口总额6000万美元。 产值超亿元的中药企业21家,规模以上医药工业总产值超过30亿元。 中药产业已成为亳州最具潜力和活力的经济增长点。

“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当地政府并没有真正下定决心解决问题。” 一位著名中医专家直言不讳。 亳州中药专业市场长期混乱、治理困难的原因在于地方保护主义。

每年9月9日举办的国际(亳州)中医药博览会和全国(亳州)中医药博览会,被当地政府官员视为招商引资的最佳机会。 今年的医药交易会上,几乎每场论坛、药企剪彩等活动中都少不了政府官员的身影。 9月9日晚,亳州市行政中心广场还邀请中央和省级官员及影视明星为交易会举行隆重的开幕式。

价格低廉的亳州市场仍然吸引着众多医院和药企。

在政府的支持下,亳州的药材适合消费者的口味,可以为当地GDP做出贡献。 在这样的经济利益循环中,亳州药材贸易蓬勃发展。 “如果亳州继续走过去的老路,随着政府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中药材的监管,亳州的中药材经济只会陷入茧中。” 某中药材企业CEO说道。 记者:曾亮亮